记录生活

七律 颂北钢 周坚极

               钢花飞舞耀北疆
               铁流翻滾现辉煌
               欲火涅槃今又生
               宏图霸业二次创
               鹊传喜讯告嫩江
               红岸图腾龙飞翔
               富拉尔基开颜笑
               国宝明珠尽沧桑

红岸之濱 周老极

      放下手里的书,晓齐决定去江边走一圈,穿过红岸公园茂密的树林,来到嫩江大堤西岸上。
    身边立着一块巨石,上面记载着当年周总理       视察富拉尔基时,就曾站在这里指点江山,此刻,晓齐想着能与伟人同台,心中充满了自豪感。
     脚下,防洪的石阶,俨然一队队整齐的士兵,严阵以待。偶尔探过来的江浪,在壁垒森严的防护面前毫无办法,只好叹息着又退回江中。
     秋天的江面像一块巨大地滑动的镜子,平静而又舒缓的流淌,蓝天倒映水中,白云在水中游走,一只蜻蜓飞来点水,调皮的鱼儿窜出水面,诞生了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向北望去,坚实的铁路大桥跨越两岸,巍峨雄伟,一列列火车,满载着希望从桥上隆隆驶过。
    桥北面是大片的草原,晓齐上次去过了,柔柔碧绿的地毯,羊儿悠闲的吃着草,几朵蒲公英开出的小黄花随风摇曳,那儿简直就是一幅田园诗般的风景画。
    沿江南行,走过了简易码头,前面是一片志愿者栽种的杨树林长在大堤背侧,远处,妙法禅院错落的硫璃屋顶依稀可见。每个来庙里许愿的信者,都要捐赠和栽种几棵杏杨树,以表虔诚。
    顺着左边的石阶下去,便来到了石头坝上。景色很美,但坝上过往的行人却无心欣赏,因为坝体和江心岛的连接在北侧形成一个大水湾,这里的水平静又深,靠近坝的底部有水挤到坝南,细看水面有许多暗流的旋涡,望而生畏,从来没有人敢在这里下水游泳。
    坝南则不同,无数个水流从坝底的石缝中涌出,热闹喧嚣,大有‘乱花渐欲迷人眼’之势,令人不敢久视。
    过了石头坝,江心岛上却是另一番吸引人的景象,这里岸芷汀兰、鸟语花香,各种颜色的花当中,以粉色的牵牛花居多,喇叭形状的花朵,地瓜秧样的叶子,总是多情地用它长长的蔓子挽留住遊人脚步。
    
    向前就是江心岛的黑土涯了,水流到这,突然变得诡异起来,浪大且水势汹涌,旋涡一个跟着一个。这段土质好,没有铺石头防护堤,黑黑的土泛着油光,立在江面1.5米左右。现在正值撤水期间,走着走着晓齐发现了奇特的景观,在黑土地下面,一段露出的平滩上,水下土质竟然是红色,像橙子皮那样暗红的颜色,不是淤泥,也不是沙土,很结实的那种。晓齐忽然明白了,难怪富拉尔基素有红岸之称,出处大概就源于此吧!
   思忖的同时,晓齐觉得不远处脚下的红滩上有什么东西在动,定睛一看,两只甲鱼发现有人赶紧往水里爬,这俩哨兵一动不要紧,还有多只都行动起来了,十只至多不少,有的干脆不顾面子,直接就蹬腿伸脖子,玩起了王八打把式的遊戏翻进水中,速度非常快。晓齐看得呆了,心里想,怪不得富拉尔基从来不闹水灾,说不准下面就是一座水族宫,大殿上供奉着一颗硕大的红珍珠,映红了江底,佑护着两岸的土地、生灵。
     再往前就是平缓的沙滩了,人们管这里叫游泳区,记得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就经常带领学生来这里学习游泳,现在仍然风光依旧,细沙柔软,条柳丛丛。孩子们戏水晒日光浴,各式泳装的大人们开始在护沙林下摆放午餐,晓齐赶紧走过去,找熟悉的人,把自己刚才见到的有趣儿一幕讲給他们听。
      回来的路上,秋高气爽,风轻水香。又经过码头附近时,恰好有一只渔船捕鱼收网,看着一尾尾肥美的鱼儿被捞出水面,晓齐心里非常感慨,富拉尔基不仅仅是一颗璀璨的明珠,她还是松嫩平原的一个鱼米之乡啊!
    
     
                          (本文系主人公中年时一次亲身经历)

我的故乡――富拉尔基

    富拉尔基――达斡尔族的音译,
    意指那是一片岸红色的土地,
    东北地图上几乎找不到你的名字,
    却静静卧在嫩江流域,
    碧绿的草原,
    牛羊的天堂,
    空中洒满悠扬的牧笛。
    
     嬗变源自建国初期,
     白雪茫茫的大地上,
     镶嵌了两块蓝色的宝石,
     新中国第一座特殊钢厂,
     建在这里,
     并列的还有,
     中国第一重机,
     四面八方的人向富区汇涌,
     开始了,
     黑色金属与智慧的繁衍生息,
     有趣的是,
     家属宿舍的名称,
     就叫做:
     甲、乙、丙或几几街区。
     钢花飞舞、炫丽多彩,
     穿梭般的火龙,
     是流淌的钢坯,
     厂房里轰鸣工作的,
     是比上海一万二千吨还要重的水压机,
     悄悄地告诉你一个秘密,
     没有公开,这个才是全国最大滴。
     几代人的汗水,
     滋润了黑红土地,
     新中国第一辆汽车,
     第一颗人造卫星,
     零件上都能找到北钢、重型这俩兄弟,
     欢快的嫩江歌颂着富拉尔基,
     红岸上站着一位熟悉的人影……
     我们敬爱的周总理,
      视察来到这里。
    
      时光走进21世纪,
      深化改革的号角吹响大地,
      抓环保、建改制、去产能,
      企业正在调养生息,
      红黑土地的父老乡亲们,
      撸起袖子加油干,
      一座美丽清新的小城,
      定会再现魅力的崛起。
     
      
    

灰菜与往事 周老极

    花畦里长出一棵灰菜,是小时候吃过的那种,我把它採回来,煮在面条里吃了。之所以对灰菜情有独钟,是因为我在灰菜的背后有一段心酸的回忆。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们国家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粮食供应少,人们就採野菜做食品补充。我当时七、八岁,没到上学年龄,也经常随着大人们去挖野菜,所以认识不少野菜名,如车轱辘菜、马舌菜、苋菜、小根蒜等,有时这些菜採得少,就适当的採点灰菜,灰菜滑肠作用强,不宜多吃。
        我家住在齐齐哈尔南浦路城乡结合地代,东面有好大一片没有耕种的荒原,爸爸凭着自己的双手,星期天休息时间,在那里种了很多玉米、土豆、胡萝卜等庄稼,妈妈这边再採些野菜。不过说真的,野菜我并没吃多少,家境还可以,姐夫工作在粮库,行业上的光总能沾一些,我又是家里最小的,外甥女和我年龄相仿,每当妈妈打开蒸锅,总有两个黄色的窝头出现,我和外甥女一人一个。大人们则不同了,是黄绿相间、夹代野菜的。
       当时社会,尽管生活困难,但人的精神状态好,大家都没有报怨,共同勒紧腰带,帮助国家渡过难关。有一句流行口号:窝窝头,就咸菜,省下钱,买公债。
      记得我家那时买了二十元钱的公债,(也叫国库卷)等到期满国家按照复利给予兑现时,收入很可观,大人们高兴了好一阵子,都夸国家真讲信用。
      咱们还是回过头说灰菜。灰菜有好几种,有的能吃,有的不能吃,比如圆叶灰菜,吃了会中毒,这方面有过惨痛的教训。
      一天,邻居卖冰棍的管老太太流着眼泪对大家说:我家大亮误吃了圆叶子灰菜,已经三天没有排尿了。众人一惊,连忙察看,有的送粮食,有的送药。大亮躺在炕头,身体胖胖的,见我这么小也来看他,和我友善的拉拉手,说话无力。(现在明白,大亮当时应是肾衰)
      管老太太娘俩也是闯关东的,街道和政府没有因为她们是移民而不管,积极的联系医院对大亮给予救治。但当时医疗水平不高,没有透析,大亮还是于这年冬天病逝了!十八岁的大儿子呀!他的妈妈心疼得躺在雪地里打滾儿,这一幕现在还能浮现在我眼前。
      事过境迁,如今国家强了,物资丰富了,百姓们不用挖野菜充饥了,生活有了极大的提高,但我还是告诫孩子们:不要忘了艰苦的年代,坚持勤简节约,这样才能永保太平。
   

知了

记事小说                                           老周
       小时候看书时,经常在文中接触到‘知了’,开始以为是一种鸟。又说不是鸟,学名叫蝉,会飞,也生活在树上,因久居北方,没见过这种动物,心中充满好奇。
        转居山东,初到青岛,方方面面的事要去忙,抽空休息时,芙蓉树上的知了叫声便钻进耳朵,有时你越烦心,它叫的越响。听人说这东西也能吃,心里想等我逮住你,非吃上两个不可,但又不知长什么样。
        一天去郊区办事,看见路边有几个男孩举着竹杆往树上寻找,估计是在捉知了,我停下摩托车走过去看个究竟。看见有人来,孩子们投过来警惕的目光,我怕惊动树上的知了,连忙友善地用手示意孩子们继续,并小声解释说我想看看知了是怎样被捉住的。见有人学习,小家伙们很高兴的对视了一下目光,又开始进行。
       一个孩子向我招手,我顺着杆头的指向,只见在很上面的绿色的树干上,有个大黑块在振翅高歌,随着白色杆头的接近,那家伙不叫了,也没飞,大概想看个究竟伸过来的是什么?可还没等它反应过来,小男孩已熟练地把它粘住了。收杆把战利品递到我眼前,只见一寸长短、黑褐色身体、鼓着两个大眼睛的家伙贴在杆头,两片翅膀已被粘住,发不出声音,面目有点狰狞。男孩把它捉下来装进罐头瓶。
         大名顶顶的知了竟然这般模样,这一见了确了我多年的存疑。
         转过来一天,快要晚饭时,楼上的邻居张大姐送给我家一盘食物,说是刚用油炸好的‘知了猴’(知了的幼虫),你们东北人不一定吃过,品尝一下。我一听正中下怀,连忙感谢,张大姐是退休护士长,临出门时叮嘱:吃七八个就行了,吃多了嘴发麻。
       家人们谁也不吃。
      看着盘子里金黄色蚕豆大小的美味儿,我破例喝了一小杯白酒。
    

誓言的力量

     主持人 梁宝想了好几天,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劝慰爸爸不要和妈妈离婚,听着那屋一声比一声高的争吵,逐渐找到了矛盾的焦点。
     原来是妈妈退休后,和在一起的同事阿姨们把钱投入到了股市。刚开始时正逢中国经济上升期,股市向好,还真赚到盈余。‘比打麻将赚钱快,大妈们总结说’。可随着经济发展进入调整期,带有中国特色的股市也在二千多点徘徊不定,参与的散户股民都有亏空,不懂股票的爸爸竟然因为这个原因提出和妈妈离婚,你说闹心不?
      梁宝知道爸爸这个人固执、爱财,但他和妈妈之间也不是没有真感情,只是到了老年人的更年期,但用什么方法让他回心转意呢?
        有了
      这天晚饭后,梁宝妈和儿媳妇带着孩子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父子二人。
        梁宝:爸,问你个事呗?
        什么事?
        爸爸已不像前几天火气那么大。
         梁宝:当年你和我妈结婚时,有过宣誓吗?
      我们那年代没有。
      梁宝说:即使没有,你和我妈牵手过日子这么多年也是一种承诺,你提出和我妈离婚是失信行为。现在你听我把誓言朗诵一遍。
梁宝端正神情,站在爸爸身边,举起右拳,秉出主持时的庄重:
       我愿意娶我眼前的这个姑娘为妻,爱她、忠诚于她,不论贫穷、疾病、困苦,都不离不弃……
       爸爸受到气氛的感染,眨巴着小眼睛,虔诚地听着。
       我们一生相随,直至终老……
     铿锵有力的声音,产生了震撼,誓言结束后屋子里静了有两分钟,梁宝看见爸爸的眼角泛着泪花儿,低头说到:我错了,我找你妈道歉去。
      望着爸爸门外的背影,屋子里的儿子悄悄乐了。
      

生活的美酒

不知不觉滴,
又过了一年,
彼此的同学们,
并没有什么改变。
旅游、跳舞、看孙子,
充满企盼,
上网、拍照、论时事,
学趣正酣,
前行的道路,
依然平坦,
小日子过得,
云舒云卷。
偶尔发生的事件,
也只是长河中掀起
轻轻的微澜。
啊!
生活的美酒
竟是这样的甘甜!

我的一次黄牛经历

   六月九日,上合组织晚宴在青岛国际会议中心举行。
   在电视上看到宴会厅外面拱形的房檐,我明白了宴会是设在原奥帆中心‘蓝天畅想’剧场,因为我确确实实在里面看过一次演出。
    2008年奥运会刚结束不长时间,一天晚饭后,院子里王处长的太太拿着六张节目票来到我屋,进门就说:走!我带你们全家看节目去!多出的票你看看送给谁。我一听便跳了起来,督促老伴和孩子穿衣服,因时间已经不早。那天云层很低,好像要下雨的样子,所以又问了几个人他们都说不去,这样我们四人持有六张票前往。
     奥帆基地不远,十五分钟就能到了,可走了一多半路程的时候,王太太身体出现不舒服,不能看节目了,她要自己回去,我老伴说那我陪王大嫂回去吧!(她们俩身体都不太好),这样又多出来了两张票,我说到门口看看,能不能把票卖喽!因为票面上清清楚楚印着200元一张,王大嫂没有知声。
    来到剧场大门口,我让儿子在一边等着,遇到人便上前搭讪问是否需要票,第一个听说200元一张摇头走了,第二个是一对情侣,小伙子听说有票眼睛忽然亮了,赶忙拿钱买走两张,也不讲价,我知道碰到懂行的了,这不是一般的节目,是青岛著名的演出团体,为参加帆船比赛的外宾准备的高水平的演出,这场是为市政府机关加演,所以我有了机会,王太太在路上已把这些情况说了。
    快到开演时间了,我把手里还多余的两张票改为150元一张,赶紧处理掉了,得票的人很高兴,我也带着幸运的心情入场。
    节目质量真的很高,演员的技艺精湛,剧院里装修别致,舞台的后台下面就是大海,场内空气清新,特殊的设计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第二天我把卖票所得的七百块钱交给王太太,她小声窃喏说:亲戚说这种票不准转卖。我说这样我也就不差你人情了,算是两全其美吧!哈哈哈哈!

短小说 叶落归根 老周

    老榆树依然茁壮地生长那里,三个大的分枝分别指向不同的方位。东面、南面枝繁叶茂,北面那支有些雕零,是那年雨天被雷电击中的缘故,树叶的空隙中露出烧焦的痕迹。
    主树干却异常的结实、坚挺,粗大的腰身要两个人才能合抱过来。老人们说:这棵树有九十多岁了,挨饿那年榆树钱儿长得又大又密,用它来做菜团子,救了好多人命。
     糙糙的树皮开着各种图案的裂口,然尔却密密匝匝围裹、保护着树干。
     一阵微风,片片叶子落下,它们将溶入泥土之中,化作肥料,哺育生它养它的树身。
     树下的李西尧陷入了往事的沉思。
     南巡讲话之后,身为纪检委副书记的他预感到一场变革就要来临,毅然辞掉了电缆厂的铁饭碗,下海经商。然而商海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驾驭得了的,猛呛了几口海水,生活陷入了危难。多亏了一位好心人指点帮助,才使生活逐步走出困境,接下来二十年开始打拼,靠着几个名牌产品,凭着练就的卓越销售本领,赚得盆满钵满,现在他即使没有业绩,也能每月从某名牌企业拿到一笔不菲的津贴。
    孩子留学定居在澳大利亚,他和老伴也经常去那里,但每每静下来时总有一种叶落归根的思绪缠绕心头,看看生活在老工业基地、已进入老年人行列的同学们,李西尧暗暗下定决心,为家乡做一件好事。
     几天后,区民政局收到100万元捐款,用途为给同学们修建一所养老院。
      捐款人:李西尧
    同学们感激他,仍然亲切地称他为:李书记。

志愿者赞

鲜艳滴似红旗,
蓝色的像海洋,
上合峰会志愿者们,
身着耀目整洁的服装,
好比一个个流畅的音符,
分佈活跃在大街小巷,
奏响华章。

遇特殊困难人给与帮助,
欣然前往。
细心留神察看周边,
正常之中是否有不正常?
熟知本区域安全设施,
提高保障。
更兼有对违章不法,
予以盯防。
鬓角银色的发丝,
未能减慢巡逻的步伐,
中青年认真不倦地工作,
在实现她们青春的理想,
不同滴人群一个心愿,
为开好国际峰会,
保驾护航。

© 周到极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