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生活

生活的美酒

不知不觉滴,
又过了一年,
彼此的同学们,
并没有什么改变。
旅游、跳舞、看孙子,
充满企盼,
上网、拍照、论时事,
学趣正酣,
前行的道路,
依然平坦,
小日子过得,
云舒云卷。
偶尔发生的事件,
也只是长河中掀起
轻轻的微澜。
啊!
生活的美酒
竟是这样的甘甜!

我的一次黄牛经历

   六月九日,上合组织晚宴在青岛国际会议中心举行。
   在电视上看到宴会厅外面拱形的房檐,我明白了宴会是设在原奥帆中心‘蓝天畅想’剧场,因为我确确实实在里面看过一次演出。
    2008年奥运会刚结束不长时间,一天晚饭后,院子里王处长的太太拿着六张节目票来到我屋,进门就说:走!我带你们全家看节目去!多出的票你看看送给谁。我一听便跳了起来,督促老伴和孩子穿衣服,因时间已经不早。那天云层很低,好像要下雨的样子,所以又问了几个人他们都说不去,这样我们四人持有六张票前往。
     奥帆基地不远,十五分钟就能到了,可走了一多半路程的时候,王太太身体出现不舒服,不能看节目了,她要自己回去,我老伴说那我陪王大嫂回去吧!(她们俩身体都不太好),这样又多出来了两张票,我说到门口看看,能不能把票卖喽!因为票面上清清楚楚印着200元一张,王大嫂没有知声。
    来到剧场大门口,我让儿子在一边等着,遇到人便上前搭讪问是否需要票,第一个听说200元一张摇头走了,第二个是一对情侣,小伙子听说有票眼睛忽然亮了,赶忙拿钱买走两张,也不讲价,我知道碰到懂行的了,这不是一般的节目,是青岛著名的演出团体,为参加帆船比赛的外宾准备的高水平的演出,这场是为市政府机关加演,所以我有了机会,王太太在路上已把这些情况说了。
    快到开演时间了,我把手里还多余的两张票改为150元一张,赶紧处理掉了,得票的人很高兴,我也带着幸运的心情入场。
    节目质量真的很高,演员的技艺精湛,剧院里装修别致,舞台的后台下面就是大海,场内空气清新,特殊的设计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第二天我把卖票所得的七百块钱交给王太太,她小声窃喏说:亲戚说这种票不准转卖。我说这样我也就不差你人情了,算是两全其美吧!哈哈哈哈!

短小说 叶落归根 老周

    老榆树依然茁壮地生长那里,三个大的分枝分别指向不同的方位。东面、南面枝繁叶茂,北面那支有些雕零,是那年雨天被雷电击中的缘故,树叶的空隙中露出烧焦的痕迹。
    主树干却异常的结实、坚挺,粗大的腰身要两个人才能合抱过来。老人们说:这棵树有九十多岁了,挨饿那年榆树钱儿长得又大又密,用它来做菜团子,救了好多人命。
     糙糙的树皮开着各种图案的裂口,然尔却密密匝匝围裹、保护着树干。
     一阵微风,片片叶子落下,它们将溶入泥土之中,化作肥料,哺育生它养它的树身。
     树下的李西尧陷入了往事的沉思。
     南巡讲话之后,身为纪检委副书记的他预感到一场变革就要来临,毅然辞掉了电缆厂的铁饭碗,下海经商。然而商海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驾驭得了的,猛呛了几口海水,生活陷入了危难。多亏了一位好心人指点帮助,才使生活逐步走出困境,接下来二十年开始打拼,靠着几个名牌产品,凭着练就的卓越销售本领,赚得盆满钵满,现在他即使没有业绩,也能每月从某名牌企业拿到一笔不菲的津贴。
    孩子留学定居在澳大利亚,他和老伴也经常去那里,但每每静下来时总有一种叶落归根的思绪缠绕心头,看看生活在老工业基地、已进入老年人行列的同学们,李西尧暗暗下定决心,为家乡做一件好事。
     几天后,区民政局收到100万元捐款,用途为给同学们修建一所养老院。
      捐款人:李西尧
    同学们感激他,仍然亲切地称他为:李书记。

志愿者赞

鲜艳滴似红旗,
蓝色的像海洋,
上合峰会志愿者们,
身着耀目整洁的服装,
好比一个个流畅的音符,
分佈活跃在大街小巷,
奏响华章。

遇特殊困难人给与帮助,
欣然前往。
细心留神察看周边,
正常之中是否有不正常?
熟知本区域安全设施,
提高保障。
更兼有对违章不法,
予以盯防。
鬓角银色的发丝,
未能减慢巡逻的步伐,
中青年认真不倦地工作,
在实现她们青春的理想,
不同滴人群一个心愿,
为开好国际峰会,
保驾护航。

521

     西波快到家了,一路上回顾着刚才和杨玲丈夫老吴对话的情景,觉得很有意思。
    原来西波与老吴曾是多年同事,只不过后来老吴升任处长,调入机关单位,俩人才没在一起。西波爱讲笑话这个习惯老吴是知道的,并没有在意西波写给杨玲的浪漫,邀西波出来另有打算。老吴退休后闲着没事,爱喝上一口,这些日子血压不稳定,杨玲管着他不让喝,看到微信上有西波就找到了出来的理由。老吴的心思早被杨玲看穿了,叮嘱到:少喝点啊!我有广场舞不陪你去了。
    两个老同事开始了酒场上的对决,西波的酒量差些就发挥他诙谐的特长:你老婆杨玲我很佩服,中学毕业后三四十年没见面,人家差不多把全班同学都找齐了,大家都在一个微信群里玩,很开心,所以我就来了一句520,一点毛病都没有。
    老吴说:少啰嗦,你把杯里的酒干了再说。西波一扬头,把杯底很少的酒送入肚里,夹了口菜,又压低声音开始了他的幽默:人间的爱呀分好多层面,有爷孙之爱、母女之爱、兄弟姐妹之爱、夫妻之爱、同学之爱、还有没有血缘关系照顾扶养赞助的人间大爱。说得他的老上级直点头,心里盘算着怎样把自己的同学也串连起来玩一玩,别总因为文革的原因产生隔阂,那些政治因素不应该影响同学的友谊。
    酒足饭饱,约定要活好余下的二十多年,少喝酒,各自打道回府。
     快到家时,收到杨玲发来的一条微信,写的是                 521――我爱你
西波心领神会,知道这是对他劝好老吴少喝酒的褒奖。
     打开房门,西波给老婆来个拥抱,妻子:喝多啦!西波悄声说      521
      温馨的房间里散出了一分五粮液的醇香
      

520

    西波难住了,520是个什么节日呢?电视没播、日历上没写,想打电话问问孩子们吧?又怕引起误会,只好在客厅里踱着方步。
    西波刚加入同学群不久,是班长杨玲通过别的渠道把他找到了。他还是上学时的样子,高高的个,说话调皮带点风趣,很受同学们特别是女同学们的喜欢,每逢七夕节啦情人节啦这些浪漫的节日,西波都往群里发点搞笑的段子,逗引大家开心,同学们都已过了花甲之年,需要笑声。
     可这520是什么内容西波还没想明白,看到朋友圈大家都以这个为题娱乐,心想干脆来个直译吧!于是提笔写出了下面的等式
               520――吾爱玲
发给了同学群。
       下午西波接到了杨玲老公打来的电话,说要与他单挑。(决斗)

无题

        去最大的超市买盐,(据说大超市防假冒)路过服装展销柜台,只见各种服装琳琅满目,想到下个月要有同学会,应该买件新衣服,便驻足察看。
      一件款式新颖、面料细致的男装进入我的眼帘,细看还真有些喜欢。我走近衣架翻看标牌,见上面写着‘罗马尼亚,7700元’一件夏天穿的薄衫竟然这么贵,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服务员走了过来,我忍不住问:这么贵?服务员不冷不热:一分钱一分货。我赶紧展开救赎,装作斯文,口中念着昨日入城市
                                           归来泪满巾
                                           遍身罗绮者
                                           不是养蚕人
逃离现场。服务员:哈哈哈

赞牛铁华同学

铁华同学是‘真牛’
夫妻双双住营口,
旅遊钓鱼挖海鲜,
丰收喜悦难自收。
更有雄心斥方遒,
舞步跟随锁呐走,
子女儿孙龙虎榜,
声乐钢琴成绩优。

虚惊的老邱

险象丛生探海边
五沟七梁疑不还
埋头误闯禁区地
军民融合大团圆

我和老邱的笔尖情

      同学老邱是我在文化界中的一位层次较高的朋友,中央电视台乡村大世界栏目执行主编,并干到退休。
      第一次合作是他在富拉尔基文化馆。
我当时工作在北满钢厂,班组的哥们儿多,感情也都比较深厚,谁家有大事小情像主力军一样全都到场。
     这个星期天,p哥们儿结婚,由于生产任务忙,再加上关系近,约好了我们哥几个下班后去喝喜酒。那时一般关系没有这个待遇,至于能否尽兴得根据人家的情况,有时候还要看看家长的脸色。
      下班后我和z还有j等工友来到p家,受到热烈欢迎,p的老母亲笑容可掬的招待我们落座上菜,我们几个心里不言而喻,可以敞开心情美餐一顿。(当时还是物资匮乏年代)举杯同庆哥们儿新婚之喜,场面上其乐溶溶。一杯酒下肚,p的老父亲办事回来,我们立刻起身让座,老人家说酒我不喝了,看着你们喝我都高兴,边说边坐在z对面的炕上,又给我们讲了个笑话,活跃酒桌上的空气,就这样我们又喝了第二杯。按照以往,z在场面上是相当活跃的,这第三杯酒该他倡议了,我瞅了他一眼,不知怎么,z情绪非常低落,稍微支撑了一会儿便趴在桌子上。有人以为他不胜酒力,我知道z的酒量啊!十杯八杯也不在话下,今儿这是怎么啦?进门时不挺好的吗?草草结束宴席,我和z最好自然由我送他回家。路上我问他,是身体不舒服了吗?要不要去医院?他摇头说不是,我看他神志非常清醒,只是情绪上纠结,就直接到家把他交给他爱人,带着悬念回我自己家了。
      第二天z没有上班,中午饭后我把工作交待了一下,就赶往z家探望,一见面看他已恢复正常,还和我客气:昨天麻烦你了!我说那你到底咋回事啊!z略一思索说,我寻思哥们儿都这么好就别说了,但你又来了,说給你为止吧!还记得我前几天肚子痛没有上班的事吗?
接下来z说了这样一件事:
        前些日子z去早市买鸡蛋,看了几家货唯有一位老头卖的较便宜点,鸡蛋又新鲜,蛋壳外面还有一层白霜,就多买了一些。哪知回家做饭打开,都是全鸡(鸡蛋孵成小鸡没有出壳),知道上当了。马上去市场找老头已没有踪影,听人说这种蛋也可以吃就做熟吃了,也许凑巧,夫妻二人都坏了肚子三天没有上班。你说我那个气呀!连续十几天去早市也没找到那个老头,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如果找到最轻的也得骂他一顿。
         那天去p家喝酒,他父亲一进门我就认出来了,正好又坐在我对面,我更加确认卖假鸡蛋的就是他,又没法说,你说我那心情能好受嘛!就醉了。
     我们弟兄几个关系确实不错,但来往时很少见到p的父亲,只知道老人家跑外做些小买卖,怎么能是这种情况!这回轮到我纠结了,于是我到文化馆找到同学老邱一吐为快。
       老邱听完对我说:‘你把这件事写下来吧!有刊登的价值,但别提名’。几天后,按照约定时间我又去了文化馆,文章经老邱稍微改动登在《红岸文艺》报上,老邱还代表编辑部发給我五元钱稿费,我对老邱说:文章发表了,解除了我的心结就行了,稿费我不要。老邱说:这是纪律。我接过了钱说,留着以后我们喝酒吧!
      这是我和老邱的第一次合作
      

© 周到极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