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生活

丘赞

同学之中有老邱
自命佛陀四海遊
本是央视一主编
形象偏爱理光头
定居北京嫌拥挤
海南岛住观音楼
祖国大地任他走
东北西藏遊个够
埃及迪拜四北欧
足迹涉探半地球
五湖游遍何处去
普渡众生方为遒

辛家庄

    辛家庄    辛家庄
    历史悠久美名扬
    家家乐业繁荣景
    百姓喜洋洋

     辛家庄    辛家庄
     碧草青青柳叶长
     改革开放结硕果
     群众心向党

     辛家庄    辛家庄
     迎春花开玉兰香
     欢乐歌声唱响起
     胜利向前方

未来

东北奇城富拉尔基
甜甜的嫩江红土地
草原上小伙在劳动
达斡尔姑娘爱上你

中国重城富拉尔基
炼钢炉火照亮天际
奔腾的铁流猛犸象
水压机就是披毛犀

世界名城富拉尔基
一代一路旁边有你
五洲朋友来此做客
品尝本味满汉全席

七律 颂北钢 周坚极

               钢花飞舞耀北疆
               铁流翻滾现辉煌
               欲火涅槃今又生
               宏图霸业二次创
               鹊传喜讯告嫩江
               红岸图腾龙飞翔
               富拉尔基开颜笑
               国宝明珠尽沧桑

红岸之濱 周老极

      放下手里的书,晓齐决定去江边走一圈,穿过红岸公园茂密的树林,来到嫩江大堤西岸上。
    身边立着一块巨石,上面记载着当年周总理       视察富拉尔基时,就曾站在这里指点江山,此刻,晓齐想着能与伟人同台,心中充满了自豪感。
     脚下,防洪的石阶,俨然一队队整齐的士兵,严阵以待。偶尔探过来的江浪,在壁垒森严的防护面前毫无办法,只好叹息着又退回江中。
     秋天的江面像一块巨大地滑动的镜子,平静而又舒缓的流淌,蓝天倒映水中,白云在水中游走,一只蜻蜓飞来点水,调皮的鱼儿窜出水面,诞生了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向北望去,坚实的铁路大桥跨越两岸,巍峨雄伟,一列列火车,满载着希望从桥上隆隆驶过。
    桥北面是大片的草原,晓齐上次去过了,柔柔碧绿的地毯,羊儿悠闲的吃着草,几朵蒲公英开出的小黄花随风摇曳,那儿简直就是一幅田园诗般的风景画。
    沿江南行,走过了简易码头,前面是一片志愿者栽种的杨树林长在大堤背侧,远处,妙法禅院错落的硫璃屋顶依稀可见。每个来庙里许愿的信者,都要捐赠和栽种几棵杏杨树,以表虔诚。
    顺着左边的石阶下去,便来到了石头坝上。景色很美,但坝上过往的行人却无心欣赏,因为坝体和江心岛的连接在北侧形成一个大水湾,这里的水平静又深,靠近坝的底部有水挤到坝南,细看水面有许多暗流的旋涡,望而生畏,从来没有人敢在这里下水游泳。
    坝南则不同,无数个水流从坝底的石缝中涌出,热闹喧嚣,大有‘乱花渐欲迷人眼’之势,令人不敢久视。
    过了石头坝,江心岛上却是另一番吸引人的景象,这里岸芷汀兰、鸟语花香,各种颜色的花当中,以粉色的牵牛花居多,喇叭形状的花朵,地瓜秧样的叶子,总是多情地用它长长的蔓子挽留住遊人脚步。
    
    向前就是江心岛的黑土涯了,水流到这,突然变得诡异起来,浪大且水势汹涌,旋涡一个跟着一个。这段土质好,没有铺石头防护堤,黑黑的土泛着油光,立在江面1.5米左右。现在正值撤水期间,走着走着晓齐发现了奇特的景观,在黑土地下面,一段露出的平滩上,水下土质竟然是红色,像橙子皮那样暗红的颜色,不是淤泥,也不是沙土,很结实的那种。晓齐忽然明白了,难怪富拉尔基素有红岸之称,出处大概就源于此吧!
   思忖的同时,晓齐觉得不远处脚下的红滩上有什么东西在动,定睛一看,两只甲鱼发现有人赶紧往水里爬,这俩哨兵一动不要紧,还有多只都行动起来了,十只至多不少,有的干脆不顾面子,直接就蹬腿伸脖子,玩起了王八打把式的遊戏翻进水中,速度非常快。晓齐看得呆了,心里想,怪不得富拉尔基从来不闹水灾,说不准下面就是一座水族宫,大殿上供奉着一颗硕大的红珍珠,映红了江底,佑护着两岸的土地、生灵。刚才的那群甲鱼,是不是珍珠的守卫
在换班呢?
     再往前就是平缓的沙滩了,人们管这里叫游泳区,记得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就经常带领学生来这里学习游泳,现在仍然风光依旧,细沙柔软,条柳丛丛。孩子们戏水晒日光浴,各式泳装的大人们开始在护沙林下摆放午餐,晓齐赶紧走过去,找熟悉的人,把自己刚才见到的有趣儿一幕讲給他们听。
      回来的路上,秋高气爽,风轻水香。又经过码头附近时,恰好有一只渔船捕鱼收网,看着一尾尾肥美的鱼儿被捞出水面,晓齐心里非常感慨,富拉尔基不仅仅是一颗璀璨的明珠,她还是松嫩平原的一个鱼米之乡啊!
    
     
                          (本文系主人公中年时一次亲身经历)

我的故乡――富拉尔基

    富拉尔基――达斡尔族的音译,
    意指那是一片岸红色的土地,
    东北地图上几乎找不到你的名字,
    却静静卧在嫩江流域,
    碧绿的草原,
    牛羊的天堂,
    空中洒满悠扬的牧笛。
    
     嬗变源自建国初期,
     白雪茫茫的大地上,
     镶嵌了两块蓝色的宝石,
     新中国第一座特殊钢厂,
     建在这里,
     并列的还有,
     中国第一重机,
     四面八方的人向富区汇涌,
     开始了,
     黑色金属与智慧的繁衍生息,
     有趣的是,
     家属宿舍的名称,
     就叫做:
     甲、乙、丙或几几街区。
     钢花飞舞、炫丽多彩,
     穿梭般的火龙,
     是流淌的钢坯,
     厂房里轰鸣工作的,
     是比上海一万二千吨还要重的水压机,
     悄悄地告诉你一个秘密,
     没有公开,这个才是全国最大滴。
     几代人的汗水,
     滋润了黑红土地,
     新中国第一辆汽车,
     第一颗人造卫星,
     零件上都能找到北钢、重型这俩兄弟,
     欢快的嫩江歌颂着富拉尔基,
     红岸上站着一位熟悉的人影……
     我们敬爱的周总理,
      视察来到这里。
    
      时光走进21世纪,
      深化改革的号角吹响大地,
      抓环保、建改制、去产能,
      企业正在调养生息,
      红黑土地的父老乡亲们,
      撸起袖子加油干,
      一座美丽清新的小城,
      定会再现魅力的崛起。
     
      
    

灰菜与往事 周老极

    花畦里长出一棵灰菜,是小时候吃过的那种,我把它採回来,煮在面条里吃了。之所以对灰菜情有独钟,是因为我在灰菜的背后有一段心酸的回忆。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们国家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粮食供应少,人们就採野菜做食品补充。我当时七、八岁,没到上学年龄,也经常随着大人们去挖野菜,所以认识不少野菜名,如车轱辘菜、马舌菜、苋菜、小根蒜等,有时这些菜採得少,就适当的採点灰菜,灰菜滑肠作用强,不宜多吃。
        我家住在齐齐哈尔南浦路城乡结合地代,东面有好大一片没有耕种的荒原,爸爸凭着自己的双手,星期天休息时间,在那里种了很多玉米、土豆、胡萝卜等庄稼,妈妈这边再採些野菜。不过说真的,野菜我并没吃多少,家境还可以,姐夫工作在粮库,行业上的光总能沾一些,我又是家里最小的,外甥女和我年龄相仿,每当妈妈打开蒸锅,总有两个黄色的窝头出现,我和外甥女一人一个。大人们则不同了,是黄绿相间、夹代野菜的。
       当时社会,尽管生活困难,但人的精神状态好,大家都没有报怨,共同勒紧腰带,帮助国家渡过难关。有一句流行口号:窝窝头,就咸菜,省下钱,买公债。
      记得我家那时买了二十元钱的公债,(也叫国库卷)等到期满国家按照复利给予兑现时,收入很可观,大人们高兴了好一阵子,都夸国家真讲信用。
      咱们还是回过头说灰菜。灰菜有好几种,有的能吃,有的不能吃,比如圆叶灰菜,吃了会中毒,这方面有过惨痛的教训。
      一天,邻居卖冰棍的管老太太流着眼泪对大家说:我家大亮误吃了圆叶子灰菜,已经三天没有排尿了。众人一惊,连忙察看,有的送粮食,有的送药。大亮躺在炕头,身体胖胖的,见我这么小也来看他,和我友善的拉拉手,说话无力。(现在明白,大亮当时应是肾衰)
      管老太太娘俩也是闯关东的,街道和政府没有因为她们是移民而不管,积极的联系医院对大亮给予救治。但当时医疗水平不高,没有透析,大亮还是于这年冬天病逝了!十八岁的大儿子呀!他的妈妈心疼得躺在雪地里打滾儿,这一幕现在还能浮现在我眼前。
      事过境迁,如今国家强了,物资丰富了,百姓们不用挖野菜充饥了,生活有了极大的提高,但我还是告诫孩子们:不要忘了艰苦的年代,坚持勤简节约,这样才能永保太平。
   

知了

记事小说                                           老周
       小时候看书时,经常在文中接触到‘知了’,开始以为是一种鸟。又说不是鸟,学名叫蝉,会飞,也生活在树上,因久居北方,没见过这种动物,心中充满好奇。
        转居山东,初到青岛,方方面面的事要去忙,抽空休息时,芙蓉树上的知了叫声便钻进耳朵,有时你越烦心,它叫的越响。听人说这东西也能吃,心里想等我逮住你,非吃上两个不可,但又不知长什么样。
        一天去郊区办事,看见路边有几个男孩举着竹杆往树上寻找,估计是在捉知了,我停下摩托车走过去看个究竟。看见有人来,孩子们投过来警惕的目光,我怕惊动树上的知了,连忙友善地用手示意孩子们继续,并小声解释说我想看看知了是怎样被捉住的。见有人学习,小家伙们很高兴的对视了一下目光,又开始进行。
       一个孩子向我招手,我顺着杆头的指向,只见在很上面的绿色的树干上,有个大黑块在振翅高歌,随着白色杆头的接近,那家伙不叫了,也没飞,大概想看个究竟伸过来的是什么?可还没等它反应过来,小男孩已熟练地把它粘住了。收杆把战利品递到我眼前,只见一寸长短、黑褐色身体、鼓着两个大眼睛的家伙贴在杆头,两片翅膀已被粘住,发不出声音,面目有点狰狞。男孩把它捉下来装进罐头瓶。
         大名顶顶的知了竟然这般模样,这一见了确了我多年的存疑。
         转过来一天,快要晚饭时,楼上的邻居张大姐送给我家一盘食物,说是刚用油炸好的‘知了猴’(知了的幼虫),你们东北人不一定吃过,品尝一下。我一听正中下怀,连忙感谢,张大姐是退休护士长,临出门时叮嘱:吃七八个就行了,吃多了嘴发麻。
       家人们谁也不吃。
      看着盘子里金黄色蚕豆大小的美味儿,我破例喝了一小杯白酒。
    

誓言的力量

     主持人 梁宝想了好几天,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劝慰爸爸不要和妈妈离婚,听着那屋一声比一声高的争吵,逐渐找到了矛盾的焦点。
     原来是妈妈退休后,和在一起的同事阿姨们把钱投入到了股市。刚开始时正逢中国经济上升期,股市向好,还真赚到盈余。‘比打麻将赚钱快,大妈们总结说’。可随着经济发展进入调整期,带有中国特色的股市也在二千多点徘徊不定,参与的散户股民都有亏空,不懂股票的爸爸竟然因为这个原因提出和妈妈离婚,你说闹心不?
      梁宝知道爸爸这个人固执、爱财,但他和妈妈之间也不是没有真感情,只是到了老年人的更年期,但用什么方法让他回心转意呢?
        有了
      这天晚饭后,梁宝妈和儿媳妇带着孩子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父子二人。
        梁宝:爸,问你个事呗?
        什么事?
        爸爸已不像前几天火气那么大。
         梁宝:当年你和我妈结婚时,有过宣誓吗?
      我们那年代没有。
      梁宝说:即使没有,你和我妈牵手过日子这么多年也是一种承诺,你提出和我妈离婚是失信行为。现在你听我把誓言朗诵一遍,算我替你补上宣誓,你听听誓言说的道理,怎么样?
       爸爸表现出很大的兴趣。
梁宝端正神情,站在爸爸身边,举起右拳,秉出主持时的庄重:
       我愿意娶我眼前的这个姑娘为妻,爱她、忠诚于她,不论贫穷、疾病、困苦,都不离不弃……
       爸爸受到气氛的感染,眨巴着小眼睛,虔诚地听着。
       我们一生相随,直至终老……
     铿锵有力的声音,产生了震撼,誓言结束后屋子里静了有两分钟,梁宝偷眼看见爸爸的眼角泛着泪花儿,低头说到:我错了,我找你妈道歉去。
      望着门外爸爸蹒跚的背影,屋子里的儿子悄悄乐了。
      

生活的美酒

不知不觉滴,
又过了一年,
彼此的同学们,
并没有什么改变。
旅游、跳舞、看孙子,
充满企盼,
上网、拍照、论时事,
学趣正酣,
前行的道路,
依然平坦,
小日子过得,
云舒云卷。
偶尔发生的事件,
也只是长河中掀起
轻轻的微澜。
啊!
生活的美酒
竟是这样的甘甜!

© 周到极致|Powered by LOFTER